来自新闻咨询2019-03-10 18:14 的文章

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


  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在这一轮金融监管收紧以后,私募“壳资源”买卖市场成为这两年出现的新的灰色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中,除了有壳想要卖的,没壳想要买的,还有中介“倒爷”们活跃其中,他们四处收罗壳资源,囤积、贩卖,俨然成了这个市场的定价者。

  从去年私募壳买卖市场火爆,很多人关注到了这一块,如今咨询私募壳的投资人士依然络绎不绝,而“倒爷”中介们也很忙。晓斌(化名)就是一位私募壳“倒爷”,他资源丰富,四处活动,游走在这个灰色市场的边缘。

  晓斌说,现在北京等地的私募壳起步价就要60、70万,无论旗下有产品与否,他今年卖了两个都要100万以上。而他过去80多万入手的一个壳最终卖了120多万。在他手里可以像选电话号码一样选壳的名字,还可以“私人订制”净值等……

  基金君在网上搜索,买卖私募壳的信息非常多,这样一条灰色的产业链如今依旧在暗潮涌动,各种私下的、公开的收罗壳资源,咨询买卖信息等动作不断,不知道能持续到什么时候……

  “现在北京朝阳区、海淀区的私募壳,起步价都要60、70万了,只要是在协会备案登记的私募机构,不管有没有发过产品。”晓斌一见到基金君就直呼,他说他今年卖了两个私募壳都很贵,一个108万,另一个119万,一个有产品,一个没产品。

  但是,现在投资公司却很便宜。据晓斌透露,投资类公司只要10万以内就能搞定,“私募壳、投资公司,他两差距就那么大,因为投资公司有的是,5、6万搞一个,目前我手上北京的就有50、60个。”

  虽然投资公司卖得便宜,但如果资质好的也会贵一些,比如名字特别好听、没去银行开户、没在工商报到的要贵一点,需要20多万。

  另外,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他也表示,现阶段股权的私募壳比证券的更贵、更好卖,因为现在证券市场不好,没人敢做,很多找他咨询的大多都要做一级、一级半市场,“假如证券的壳要60万,股权的就要70万”。

  这个“私募壳”买卖市场,大约是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初开始兴起。

  晓斌回忆, 2015年9月以后、2016年初,当时私募壳就能卖到20-30万,因为当时私募备案登记有所收紧,而且北京等地的工商暂停了投资类企业的注册,当时有人就开始做私募壳买卖的生意。

  晓斌说去年私募壳买卖生意很火爆,他单单备案的壳就卖出去80多个,然而今年生意相对冷清了点,虽然咨询的人仍然是络绎不绝,但买的只有几个,“一方面是现在价格比较贵,另一方面也跟买卖双方心态变化有关。”

  最近也有很多投资人士跟基金君打听私募壳,买的卖的都有。比如深圳某私募老刘(化名)有一家做了三四年的公司,但是业绩不好产品清盘,无心再做私募,就想把公司卖出去,要价100多万;还有北京某投资人士小宁(化名)想要跳槽做股权私募,最近四处打听北京有没有私募壳可以收,在他看来去备案一个不如直接收一个来得轻松;还有一些券商人士也在倒腾私募壳,从帮私募注册投资公司,买卖投资公司,到买卖备案私募壳都做。

  晓斌目前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他前几年在金融机构积攒了不少人脉资源,现在的工作也跟私募基金有关,就瞅着这个市场有机会,就做起了私募壳的买卖。这个“倒爷”,除了买卖私募的壳,还贩卖车指标,他甚至说买车指标18万一个,还可以送公司。

  现在的私募壳买卖俨然形成了一个灰色产业链,像晓斌这样的“倒爷”就是其中重要一环。

  上游是注册了投资公司、备案登记了私募公司的卖家,他们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再从事私募、投资行业了,就想要出手相关壳资源;他们有的自己四处张贴广告卖壳,通过各种朋友、多层关系介绍买主,有的则图省力,下列资源中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的是电话号码属于公共资源吗直接找到像晓斌这样的“倒爷”。

  然后“倒爷”们认识很多人帮忙收寻“猎物”,用晓斌的话来说“这些私募壳与其烂掉,不如卖掉,给真正有需要的人”。他的券商、银行、信托的朋友都会帮忙介绍资源,他们非常积极主动地去收罗各种壳囤积起来,待价而沽。

  下游就是各种买家,他们有的因为当地工商注册受限,有的则是备案登记有困难或者“保壳”难,在他们的意识里就觉得买个已经备案的私募壳省心又省力。但他们也在各种挑剔,最好公司名字要好听,最好价格要便宜,最好没有产品,有产品的业绩要好看……

  基金君问晓斌买卖私募壳的利润有多少?他不太愿意回答,说是有时好有时差,有时收的贵了利润就薄,收的便宜利润就高,“我去年收过80万左右的证券私募的壳,最后卖了120万左右。”

  晓斌反复强调:“买卖私募壳这件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所以只要你觉得我给的这个价格合理,愿意把壳卖给我,你管我后面卖几千万都和你没有关系了。”

  “倒爷”就是这么神通广大,但更多散买的客户就很难找到资源,仍然在四处打听,难以找到合心意的,孰能料到“倒爷”们已经囤积了大把的资源,掌握了市场定价权。

  作为私募壳买卖产业链的重要一环,晓斌这些“倒爷”们囤积了大量的私募壳,他们也构建了一条龙的服务、严密的审核体系,从审核私募壳资质、买卖过程到帮忙备案等等,服务一应俱全。

  晓斌说,他们每次接触到一个新的私募壳,资质审核是相当严格的,“我们要去私募公司现场做尽职调查,包括工商、税务、不良资产等都要调查一遍,防止接手之后万一有债务怎么办。”

  同时,他们提供的服务也很到位,不需要买卖双方操心。“如果是投资公司,可能要3个月左右搞定一套流程。首先我要去尽调花一个星期;然后改工商,至少要半个月;再去备案、找法律意见书,在网上走流程,等等。关键是备案登记可能不是一次能过,需要来回倒腾,而且只有5次机会,第一次过不去需要再改。”

  晓斌说,去年他们帮很多买壳的人做了私募管理人的备案登记,备案费用基本上是一个收10万,包括法律意见书等都一起办,就是需要花2到3月的时间,时间成本比较高,而且有被拒的风险,“其实被拒很正常,经常会有哪些地方不符合要求要打回来重弄,我最多备案一个公司被拒了4次,最后一次成功了。监管层只给5次机会,如果5次都不成功,那就需要几个月以后才能重新申请备案登记。”

  晓斌认为,其实算下来买投资公司比直接买私募公司的壳划算,就是比较花时间,他算了一笔账,“假如10万元买了一家投资公司,我们帮忙备案也就8-10万元左右,可以全部搞定法律意见书等内容,就是需要2到3个月,这比直接买个私募壳划算,私募壳现在一个最起码要60万起。”

  当然,除了私募壳买卖,“倒爷”们还可以帮忙做私募的“保壳”服务。私募基金管理人要求登记后6个月内备案首只产品,如果钱不够,他们也有办法。

  晓斌说,如果登记快6个月,私募还没有钱发产品,他们可以出钱帮忙发产品“保壳”,但是手续费比较高,而且产品成立以后就要清盘,把钱归还了。

  “只是应急之用,我之前在东北有一个成功案例,就为了保壳,弄完就产品清盘了,后来他自己也发产品了。费用是按天收,一直到清盘,他占用资金多少天就要给我们多少天的利息,东北那个利息是一天2%。”晓斌说。

  他还表示,“我们收费,按照资金量不同、价格不同,而且地区不同、利息也不同,比如北京本地的是千分之几,比较便宜,外地的要贵一些。事实上,现在很多人不愿意这么弄,因为产品刚成立就要清盘,把资金撤回来,只是应急用的。”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推荐阅读:樱花郡卖完房子卖信息?业主遭遇短信电话轰炸电话号码资源买卖

网友转发请注明出处ckxx社工网,本文链接http://www.tyaw.net/1951.html,谢谢合作!

上一篇:百度地图电话号码资源搜索周口市人才资源电话   下一篇:业务电线元求“解锁”

·工行眉山分行加强疫情期
·全面整合信息资源做强信
·疫情期间,社区物业是否
·电话信息资源
·购买高端客户资料
·买客户资料的平台
·买电话号码信息资源
·有钱人的电话号码资源
XML地图 XML_1地图